Ember Owl

一些我的世界相关的老图。

果然坚持了五年的游戏还是不舍得放弃啊……

另外怪物们真的太可爱了!我吸爆!!!

人生第一副板绘

板子买不起,告辞。

……但是银河总会让我想起这种意境啊,就是一直等待着他在等待的人――

但是最终,谁都没来。

『颠倒的颂歌』

第三篇文章

关于亡蝶葬仪。

微ooc,有一点点的弹蝶玻璃渣。

祝阅读愉快!

――――――分割线――――――
  死亡是它们最好的归宿。――题记
  当初他也不想来到这里的。若不是那个老猎人也在那里,他真怕自己脆弱的神经支持不住。他是那种规规矩矩的人,但是很显然这家公司从头到脚都让他感到困惑。
  这种困惑的实质影响,让他这位几乎没有脾气的葬仪也感到了烦躁和不安。
  死亡的气息很浓厚――这在他站在那家公司的门口时就明显地察觉到了。在化为异常之后,他对死亡的气息异常敏感。这种霉腐的气息会让他感到自己脆弱的理智正在瓦解,腐蚀着他原本纯洁无比的信仰。
  死亡并不可怕。重要的是素不相识。
  身为葬仪的他很不能忍受这样。他自己就是这样,死去的时候静悄悄的。没有光,也没有暗。有的只是永恒的,重复不断循环的圣歌,孤独地令人发疯。
  虽然自己获得了几乎无法被毁灭的躯体,但是独自一个人漫步城市的时候,他那么彻骨地感觉到了哀伤。他讨厌死亡。讨厌孤独。特别某一天偶然看见一个女孩子裹挟着强烈的孤独从天台一跃而下的时候。
  后来,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只依稀记得自己挤进入群之后静默地站着,伸出易于常人的手臂,在旁人惊恐而躲闪的目光中颤颤巍巍地唱出了自己死去的时候一直盘旋在他脑海中的那段颂歌――奇怪的是,他根本不知道那首颂歌的含义,潜意识里面他觉得这首歌能让对方平静地死去,只是依靠本能的唱了出来。他的声音很低沉,富有磁性并且带着常人所没有的情感,这恐怕就是为什么他在还是人类的时候能够成为葬仪。异常化没能毁灭他的声带,还给他带来了平复哀伤灵魂的力量。在悼念死者的过程中,他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他以异常的形态在城市中漫步,寻找着死亡的气息。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死去的最后一幕会看见蝴蝶,它们带着纯洁的白色,在他已经丧失语言功能的身躯旁边盘旋飞舞,像凋零的落花。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现在的他只要和他的那群在太阳下变幻着光芒的小蝴蝶们一起寻找哭泣的游魂,用带着仁慈和宽恕的圣歌抚慰它们的伤口,让他们不再哀伤。
  这种事情对于一向很有耐心的他来说,坚持下去也不是什么难事。虽然世间含着怨恨和遗憾而死亡的生命是那么的多,有些时候他感到心脏因为这些可怜的灵魂而感到隐隐的抽搐。他不知道人类怎么想,但是作为一个异常,能让他感知灵魂情绪的特殊能力反而给他带来了痛苦。
  经常凝视深渊的人,自己也会堕入黑暗啊。
  他不清楚自己究竟哀悼了多少亡魂。生活的细节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地遁隐。他只是依稀记得他在人类时期的一个猎人朋友,以及当初想要平复这一切的可笑誓言。实际上,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坚持那么久,久到自己对苦难有了那么强悍的忍耐力。只是,他开始觉得这份职位是否合适自己。
  异常永远不同于人类。即使它们诞生在人群之中。但是它们的心灵有些比人类更加污浊,那是因为吸收了人间的恶;有些则比人类的心灵要纯净地多,那是因为时间的磨砺已经带走了它们内心所有的罪恶。
  他就是后者。他觉得世间所有人都可以被宽恕,可以在他的帮助下脱罪,但是他唯独不能原谅自己。因为他曾经还是人类的时候做过那么多令他自己都感到蒙羞的事情。
――无论这个异常向善还是向恶,诞生的原因就是一个:为了忏悔他们在还是人类的时候做的一切。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他想到了死。
  世间的罪孽是不可被清除的。唯一可以让灭罪者解脱的,只有将自己消亡。
  于是,他扛着黑色的棺木,带着飘飞的白色蝴蝶,黑色的燕尾服带着一缕忧虑的旋律,走向那片他很久之前和老猎人相遇的花海。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他犹豫了很久。他不想就那么死去,他还是想要见一次老猎人。他不知道自己变成异常之后世间过去了几年,他只是单纯地希望他还活着。
  他蹲下身观察着那些那么多年还是繁荣生长的花丛,只是他已经不是人类,早已丧失了嗅觉和一切可以欣赏美的感官。他能做的只有看着这些,并且用低沉地嗓音缓缓地哼着不知名的歌谣。
  他想去寻找老猎人。在他还是医生的时候,他看见了孤僻的他。他在树林中穿行,扛着猎枪,遇见了当时在山林里面迷路的他。老猎人沉默了很久,原本根本不想和他人接触的心动摇了。老猎人将他带回了自己的小屋。那是一栋破败的木屋,纹理中刻着沧桑,在时光中坚韧地站立。
  何不再见面呢?能知生死也是好事啊。
  他挣扎着爬起,花费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在树林中寻到了那间隐秘的小木屋,它的外表还是如此破败,而且似乎更破败了。怀着炽热的心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却是落满灰尘的炊具和腐朽的木头,那个唯一能够引起他的记忆的那面墙上的猎枪,也不见了。
  他的喉间突然哽咽。他痴痴地望了那面墙很久很久,最终转身离去。记忆中那间一直燃烧着炊烟的小屋,在他的心里完完全全地崩塌了,连那面墙都没有剩下。
――他觉得那片花海不再适合自己了。
――他想找到老猎人,让时间将他们葬在一起。
――他打算用余生找寻适合他的墓地。
――带着白色蝴蝶,他在雾中遁隐。
――END――

是一些摸鱼

p1微笑尸山的临摹。

p2小红帽和魔弹吵起来的时候?(???)

p3大概是我看见天启鸟的第一眼发出的某种疑问――啊――?这家伙的嘴巴呢?说好的一口闷呢?……
(然后我的v级员工就那么被吞走了,傻兮兮的我才发现它的嘴巴就是那个地方……)

p1.2三鸟互动

我超爱它们――

p3魔弹射手手绘表情包,大概是“对方不想和你说话并且给了你一个背影”这样的。

溜了溜了――【碧蓝新星式腿精漂移.gif】

30粉点图

嘛各个圈的朋友都可以点,是手绘

这里是孤鸦www

最多10张!

p1.2粉色系列

是sans和小幽灵。

p3是killer,别人的委托。

――――――分割线――――――

Undertale真好――

是木蜉蝣――

原创oc龙族,是条很可爱的幼龙宝宝。

以及它是信使!可以撕裂时空为雇主送信。代价是几颗任意宝石!

――――――分割线――――――
这里孤鸦!

欢迎交朋友!!